世界第一甜的夫人,李夫人。我单方面和李甜甜很熟。

刀剑乱舞小段子-药研篇

(〃'▽'〃)没事的时候就是想写点段子。

( • ̀ω•́ )✧今天就写一点国庆期间想写的东西。

Emmmmm……OOC算我的。(*/ω\*)

女审,没有名字,不想想名字,所以自行带入吧。。。(`・ω・´)

想到谁就写谁,没有啥顺序。

可能会有感情线,当然也可能是普通的亲情。

烛台切篇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因为国庆期间繁忙的交通,让审神者从早上到晚上都在车上度过。

在看着全都是人,哪里都是人,遍地都是人的候车室内,背上背着包,手中拎着电脑和画板。

长时间的站立已经让腿部酸麻了,还有点酸胀,手部肌肉酸疼,一脸疲惫的看着手表上时间,车已经比原定的时间晚点了一个小时。

终于艰难的挤上车后,颠簸了差不多5个小时,终于回到了公寓中。

因为工作的原因,即使在同一个镇上生活,审神者还是住在了自己的公寓中,打算明天早点去拜访自己的家人,她不是很想现在这种情况被自己的家人看到,满脸的疲惫。

放好了东西之后,审神者打开了结界回到了本丸当中,刚好赶上烛台切做好晚饭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药研场合————

我看着眼前做好的精致的晚饭,勉强提起精神,拿起了碗。

“主殿,今晚的晚饭不合胃口吗?”烛台切很容易的看出来审神者并没有什么胃口。

“抱歉,今天坐车有点累,晚点可以给我送点汤吗?”我微笑的看向烛台切,“但是晚饭真的很美味,谢谢。”我看着眼前剩下的一般的饭菜,在车上颠簸了一天确实胃口不咋地。

我在沐浴后回到了房间内,看着已经提前处理完了的工作觉得一阵轻松,看了看接下来的活动,总算能够好好咸鱼一段时间了。

“大将,我可以进来吗?”药研的声音。

“请进。”我靠在椅背上,微微坐正。

药研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箱:“大将。”

“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?”我刚想站起来,药研就先我一步,让我坐回到了位置上。

“我想大将今天一定很累了,而且,您受伤了吧。”药研指的是我的肩膀,右边的肩膀肿起了大半,疲惫过度发红的眼睛。

“不可以告诉他们哦。”我放弃挣扎,站起身,走进内室,“来吧。”

药研很配合的背对着我,我将浴衣褪下,趴在被褥上,衣服只褪了一半。室内开着空调,温度很舒适。

“好了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他。

他跪坐在我旁边,打开了小药箱,然后摸出了个瓶子,打开瓶塞能够闻到一股药味,将白手套脱下后,他倒了一些药在手上,两手合十,抹匀在手上:“失礼了。”

带着微凉的湿意的手覆上了我的后背,倒吸了一口气,微微放松自己。

药研手法娴熟的将药抹匀了在我的后背后,然后开始稍用力的揉着我右边的肩膀。

“嘶……”我没忍住,还是倒吸了一大口气。

“请稍微忍耐一下。”药研的声音很近,好听的声音让我这个声控有些轻飘飘的。

随着一开始的胀痛以外,我尽力使自己放松下来,好不容易忍过了背部的按摩,药研尽职尽责的开始按摩我的双腿。

腿因为长时间的站立和行走已经很酸软了,在药研的按摩下,反而放松了下来。

适合的温度,暖暖的灯光,嗯……感觉一天的疲劳都完全炸裂开,浑身上下都是困意,嘛……眯一会吧,反正不会睡着吧……

这样想着,我干脆的闭上了眼睛,打算养养神……可是……

按摩了好一会儿, 药研发现审神者已经安静的出奇的时候,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然后再看过去,审神者已经熟睡过去了,不过趴着的姿势让她并不是很舒服,药研在看到了审神者想翻身的动作时,完美的发挥了自己的机动,将被子给审神者盖好,药研松了一口气。

但是显然,翻身的动作压到了右边的肩膀,脸上露出了难受的表情。

药研小心的调整她的睡姿,让她恢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上。

药研收拾了一下药箱,然后将空调定时,关掉了灯,然后安静的退了出去。

外面夜空晴朗,月色正美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嗯。。。其实每次放假回家的时候,都希望能够有药总这样温柔体贴的男友什么的【然而并没有。】

怨念……然后就有了这个产物。

嗯……OOC的是我的!!哈哈哈!!!ヾ(✿゚▽゚)ノ

┓( ´∀` )┏顺便一提,这篇也没有抓虫,如果有错别字,就让它Let it go吧!

评论
热度 ( 10 )

© 千机惊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