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第一甜的夫人,李夫人。我单方面和李甜甜很熟。

【恋与制作人】只有你才能给我的(李泽言X原创女主)

李泽言X原创女主

交往设定,OOC是我的。

女主设定是一个综合能力很强的女大学生。

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叠纸的女主,主要是因为玩游戏的时候没有代入感。

因为我个人也比较要强,所以女主可能性格也比较要强。

梗来自前几天的我身上发生的事情。

_(:з)∠)_希望不要嫌弃。

 想点梗的朋友可以点这里哦,我会随机点梗的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“这就是你全部的实力?”

“你应该更多的练习,你可以做的更好。”

“我知道你有点基础,但是你不能因为你有些基础就骄傲自大。”

…………

从上司的办公室走了出来,我看着手中的文件夹,有些疲惫。

因为自己男朋友的原因,所以自己在校期间相当努力的学习各种课内外的知识,在实习期间,也是为了锻炼自己,并没有去男朋友的公司实习,而是自己去找了一家不错的上市公司来进行实习。

实习期是六个月,现在是第三个月了,前三个月一直都很平稳的度过,一直到现在。但是没想到自己却败在了这个地方——策划案。

自己做过很多策划案,但是自己始终不是社会人,实战经验也不多,即使不明白的地方都会询问李泽言,但是自己总归是要强的,这也是为什么你选择了别的公司实习的原因。虽然自己知道就算是在李泽言的公司,工作的时候不会给自己放水,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去挑战自己,自己是不是够格了,能够不能够帮助他,站在他身边。

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交上去的策划案,面对自己的上司,听到了这样的评价。

自己承受能力是不差,但是看着自己的办公桌,上面摞着大量的资料,这是自己辛苦了两个星期的成果,就得到了这样的回复,和那个上司意味深长的眼神。

叹了口气,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重新拿出来自己的策划案。

我看着桌上的策划案有些苦恼不停的翻阅自己的策划案,来来回回翻了三次之后,抬头再看向时钟的时候,发现已经是七点了,窗外的天已经是乌黑。

看向手机屏幕,也是一片黑色,李泽言去法国出差了三天了,今晚吃什么是个问题。

我收拾好了桌面的东西,将资料策划案全部装包,打算带回家再重新改一次。因为已经是下班时间了,除了个别还留在公司加班的同事,就剩下自己了。

我走到了电梯前,等待电梯上来。

突然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腰上,甚至向下滑去揉了一下。我反应快速的远离那只手的主人,伸手将对方也推开。

“反应这么激烈做什么,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。”眼前这个中年男人是自己的现在的上司。

我看着这个上司的神情不对,手不动声色的伸进口袋里面,快速的按了两下手机音量键——那是我为手机录音设置的快捷键。

“……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?”我带上了公关微笑,保持安全距离。

“说实话,你今天的那份策划案很错,但是要让它通过,还需要一点点改进。”男人露出了让我觉得恶心的笑容。

“还请您指导一下,是哪里不对,我可以进行修改。”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电梯。

“你想你年轻漂亮,还不缺乏潜力,我觉得需要的就是一个可靠的助力。”他看我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便接着说,“要是你能伺候好我……”他迈开步伐向我走来。

“叮。”电梯门开了。

我想都没有想,将包往电梯里一扔,在他靠近的瞬间,一脚踹向他的下体,顺势一推,快速退进电梯关上了电梯门按下1楼。

在确认电梯开始下降的时候,我靠着墙大口呼吸着空气,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。

摸出了手机,保存好了录音文件,快速的出了电梯,然后往华锐那边走去。

好在华锐离这里不远,走路过去也只要10分钟不到,而且还是在繁华的街道,这让我心情觉得好了一点。

但是随着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,哪怕是穿着高跟鞋,还是忍不住的跑了起来,速度快到让路人不禁回头看向我。

…………

走进了华锐,前台是认识我的,向我点头致意,我匆忙的点了点头,我走到了VIP电梯,手控制不住的快速、连续的按下电梯按键。

门开了,我刚想往里面走,就碰到了魏谦从里面走出来。

“啊?夫人怎么过来啦?”虽然还没有和李泽言结婚,但是魏谦一直都是这么称呼我的,李泽言也默认,可要是在往常,我肯定还要调侃两句,但是我这次只是走进了电梯,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魏谦为李泽言工作了这么多年,也不是个傻的,看到我的脸色苍白,也不打算走出电梯了,帮我按下了楼层。

看到了电梯里面的摄像头,看着熟悉的场景,看到了眼前可以信任的人,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

到了顶层,我深呼吸了一口气,才走出了电梯门,走向熟悉的总裁办公室。

推开门,里面空无一人。

也是呢……这个办公室的主人还在地球的另一边,我在期待些什么……

我坐在沙发上,魏谦给我倒了一杯热可可——这是李泽言办公室常为我准备的饮品。

“夫人吃了晚饭了?”魏谦站在一旁小心的询问我,语气轻的好像是在担心些什么。

我摇了摇头,是呢,明明下班前还想着自己要吃什么,现在却是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根本还没有吃饭,想都没有想就到了这里。

“那我去给你订餐。”魏谦在我不远处微微弯腰语气轻柔的说,然后就出去了。

我已经无心理会被我随便放在一旁的公文包,用颤抖的手摸出了手机。点开了联系人界面,看着第一个联系人,半天还是没有点下通话键,盯了两分钟,最后还是点开了短信界面。

‘现在忙吗?’

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的将信息发了出去。

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,法国那边才下午,他肯定在忙。

我是这么想着,但是没有想到,发出短信还不到一分钟,刚暗下去的屏幕再次亮起,上面显示着‘泽言’。

我只是顿了几秒后,颤抖着手就滑动了屏幕,将电话接听了起来。

“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?吃饭了吗?”虽然是责怪的词句,但是语气却是温柔的。

十五分钟前自己还心惊胆战,如同刺猬一般将自己身上的刺全都竖了起来,十五分钟后,接到了恋人的电话,温柔的语气,仿佛就在自己身边一般。

我不敢开口说话,我怕我一开口就泣不成声。

我缓慢而有节奏的做着深呼吸,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“怎么都不说话?”李泽言的语气依旧是很温柔的,一字一句都说的很亲切温柔。

“我……”我刚想开口说‘我没事’,就这简单的三个字。

可惜我根本就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坚强,我只听到了自己哽咽的说出了‘我’字后,便是‘哇’的一下的失声痛哭。

李泽言显然是没有想到我会这样直接的哭出来,少有的慌张的声音安慰着我。

“别哭,我在这里。”李泽言很清楚我是个声控,他尽量放缓自己的声音。

“宝贝,仔细听,我在这里,不要担心,我就在这里。”李泽言确实是一个四字成语词库相当丰富的人,但是现在也就只能不停的重复这几句话。

不知道哭了多久,久到我可以听到李泽言的声音都有些口渴导致的有些沙哑的声音。

好不容易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,虽然还有些抽泣,但是已经没有一开始那样的害怕了。

“……我……我没事……只是有些、难受而已。”我抽泣哽咽着,但是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说清楚每一个字,没有多说什么。

“工作上的事情?”李泽言语气不显,但是我猜他应该是像往常一样认真的询问自己的工作,稍微伸手够到了地上的公文包。

“嗯……我的策划案、做的不够好,被训了。”我喝了一口热可可,已经有些凉了。

李泽言也知道我最近在忙我出来实习这么久以来的第一个策划案。

“很差劲吗?”李泽言一点都没有问我为什么哭,这也让我稍微放心了一些,他这一次去法国就是为了一个五亿的大合同,我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让他担心。

“嗯……大概,因为我的上司认为我做的不够完善,就退回来了。”我打开公文包,哭的久了,眼睛有些疼,我抽了两张纸巾,小心的擦了一下眼睛,然后打开了文件夹。

发泄过后,手已经没有抖得那么厉害了。果然李泽言有让人安心的魔力。

正想和李泽言说一下策划案的事情,魏谦就进来了,看到我明显刚哭过的样子,但是什么都没有问,将精致的晚餐帮我摆好在桌上。

“今晚……你在公司加班?”我看着他的动作,有些小声的询问。

“是啊,最近总裁出差了,我今晚打算在公司待一晚。”魏谦语气轻松,“我就在外面的办公室休息,老地方。”

听到魏谦这么说,我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,因为我今晚不打算回去了。

“晚餐是什么?”魏谦离开后,我的注意力被李泽言的声音拉了回来。

“嗯……有水果沙拉,牛肉盖饭,和一杯牛奶。”都是我常吃的。

“那你先吃点东西吧,国内已经是八点多了吧。”我可以明显听到李泽言在那边走路的声音,那边很安静,可以听到李泽言有力的走路的脚步声。

“……你要忙了?”要挂电话了?没有说出口的话才是我最想说的。

“没有,我陪你吃饭。”

“噗。”我没忍住笑了一下,“哪有人这样陪吃饭的?”

“跨国恋,忍一下。”李泽言难得开玩笑。

“我想吃你做的。”忍不住想跟他撒娇。

“很快我就回去了,这个小心愿我还是可以很好的满足你的。”

“别忘记给我带礼物哦。”我笑了笑,虽然他看不到。

“当然,你先吃,手机可以放公放,我不会挂电话的。”李泽言催促我先吃东西。

我应了两声,点了公放放置在一边,然后拿起筷子,吃了起来,和李泽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。

再次放下筷子已经是晚上9点了,李泽言已经陪自己聊了一个小时了。

“你先去忙吧,今天占用你太多时间了。”我心情已经完全平复下来了,身心虽然还有些紧张,但是已经放松了很多。

“你永远都不会占用我的时间。”那边沉默了一下,李泽言低着嗓音说出了这一句话。

我听到我自己心头小鹿乱跳,眼泪再次滑了下来,但是声音却很平静:“好,那我期待你的成功归来。”

李泽言最后叮嘱了几句,然后我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,李泽言和我打电话,都不会主动先挂电话,都是等我先挂了他才挂。

打了一个电话后,再次看这个足够大的办公室,都觉得心里是平静安稳的,就像是城堡一般,让人舒心觉得安全。

正打算起身,觉得脚有些疼痛,脱下鞋子发现,脚趾已经被磨出了水泡而且又破了,应该是在来华锐的路上跑的过程中磨伤的,而且脚心都有一道道细细的血痕,是被掉进鞋子里的小碎石划破的。

将染了一点血迹的鞋子放置一边,赤脚站起身。根本就没有再看刚才被我放置在一旁的策划案,转身走进了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,我打算今晚就睡在这里了。

打开了衣柜,里面有李泽言的衣服,也有我的。拿了内衣,打算拿睡衣的时候,我顿了几秒,最后还是伸手拿了一件李泽言平时居家穿的长袖衬衫。

疲惫的吹干了头发,稍微卷了卷对我来说过长的袖子,然后给手机充电,躺倒在床上,睡在了李泽言平时睡的枕头上,有他的气息,很安心。

…………

‘你今天的那份策划案很错,但是要让它通过,还需要一点点改进……’

那双令人恶心的手环住了我的腰,我奋力的挣扎都无法挣脱。

‘要是你能伺候好我……’

那双手开始向下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不!”我猛的从梦中惊醒,才发现自己一身冷汗,发现是梦境后,忍不住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才发现自己被熟悉的气息包围,我吃惊的向旁边转头看去,李泽言就躺在我的旁边,小心的拥着我,一只手还给我压着薄被。

但是现在显然被我的动静给惊醒了。

“怎么了……?”刚醒的低哑的声音,一只手还轻轻的拍着我,像是安慰小孩一样的力道拍着我。

我往他怀里努力的蹭,减小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
“怎么回来了。”

“我的人没办法在我的怀里哭泣,那么我应该让她在我的怀里得到安心。”李泽言一边轻柔的抚摸我的后脑勺,一边轻拍我的后背。

这么会说话的李泽言,一定是被掉包了。我暗自想着。

“睡吧,我不会放手的。”你就只会在我的怀里。

听出了李泽言的言下之意,我安心的闭上了双眼,再次陷入了梦境,只是这一次一夜无梦,安心好眠。

听到了怀里的人呼吸变得绵长平稳,李泽言眼里才透露出了一丝凶狠,那是狮子在看到猎物的时候凶狠的神情。

…………

等我醒来时,我就看到了李泽言坐在床头看文件的样子,而我则是睡在他的身旁,我身上的被子被仔细的盖好。

“什么时候了。”因为昨晚狠狠的哭了一顿,所以今天声音活该沙哑。

我慢慢的坐起身,感觉浑身酸软无力,脚还有些疼,但是感觉凉凉的,不是不能忍受。我伸手摸了摸,有些滑,拿出手,不用靠近闻我都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药味。

“十点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起床去做了一个简单的洗漱,动作相当快,再次回到李泽言身边的时候都没有超过三分钟。

我靠在了李泽言的身旁,额头顶着他的肩头。

“先喝这个。”他给我递了一杯水,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甜味,蜂蜜水。

我就这个动作,靠着他喝完了一杯,嗓子舒服多了。

将杯子递给他的时候才发现,他在看我的策划案……难怪我觉得那个文件夹那么眼熟,原来是我自己的。

我也不说话,就靠着他跟他看完了我的策划案。

“这个策划案做的很好,虽然在实践那一部分有些不太符合实际,但是其他的整体做的很好。”李泽言侧过头看着我。

“谢谢。”能够听到李泽言的意见,我发自内心觉得舒心,不仅仅是我的努力被认可,也是我在进步的证明。

“这些需要改的部分都是需要经验和实践去积累的,这不是你的问题,你还在成长。”

我点了点头,认真的听着李泽言和我说的一些建议和修改意见。

我习惯性的摸我的手机,但是找了半天没找到,李泽言看我在找,递了手机给我。我接过手机愣了一下,这不是我的手机——虽然款式和之前的一模一样。

“那个手机我交给警察了,放心,数据我都帮你弄过来了,不会影响使用的。”李泽言亲了亲我的额头。

“你!?”我突然想起来我存了录音之后,还没有退出后台,然后到昨晚入睡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记得还有这件事情了,但是李泽言是怎么发现的。

“魏谦昨天给我电话,说你脸色不好,状态很差,我让他去调了监控。”李泽言看着我没有变化的脸色,“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你手机微信的显示和录音。”

我心头一跳,为了工作方便,所以加了那个上司的微信,我不知道李泽言看到了什么,但是他这么了解我的为人处世,不会去查看我的手机录音才是奇怪。

他伸手将我抱入怀中:“我绝对不会容忍,你受到的伤害,我会加倍还回去。”他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他却什么都知道了。

好梦一晚,今天的情绪已经不像昨天那样容易失控了。

我靠着他的颈项,我能感觉到他脉搏的跳动有多快,我知道他的心里不像是表面那样平静。

再怎么凶狠坚硬的刺猬,也会对自己最信任的人露出柔软的肚皮。

“还好你回来了……”我伸手环抱住他,“还好你在我的身边……”我能感觉他的双手收紧的力道,我想与他的血液,他的肉体,融为一体,再无隔阂。

…………

最后,我在李泽言的陪同下,去那个公司辞职了,不久后,我就在财经新闻的一个小版面上看到了那个公司破产的新闻,因为不是什么大事,就占据了一个版面的小角落。

而我重新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——华锐总裁办公室秘书。

我不会和李泽言详细讲我那天到底经历了什么,我知道他事后去调查了监控和各种细节,也知道他去看了警察审问的全程。

当然,李泽言也不会告诉我,他在接到魏谦的电话的时候他是如何担心我,收到我的短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已经是在赶去机场的路上了。

在听到我的哭泣的时候他是如何的愤怒,如何的心疼,这些他都不会告诉我的。

但是我能够理解他,他也足够了解我。

所以他赶了回来,让我能够在他怀里得到足够的安慰,足够的安全。

我是如此离不开我深爱的恋人,我看着他认真看策划案的表情,不由得想着。

“在发什么呆?”李泽言被我盯得久了,忍不住看过来。

“在想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。”忍不住调侃他。

“……笨蛋。”李泽言脸上有些红,朝我招了招手。

我走了上去,他看着我:“你除了爱我爱到无法独自生活,你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我听着他强行霸道的语气,我忍不住凑上去坐在他双腿上,吻上他的薄唇,贴着他的唇用气声说。

“已经是了。”

 

 

End.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写完了,半夜高产,灵感猛的冒出来。

灵感来自我前几天被比赛和电视台的高压力里延伸出来的梗。

那个老师是真的变态,不停的给我施压,简直不能喘气。

要是我有一个李泽言这样的男朋友,我就要人生圆满了。

一发写完,直接就发,不捉错别字了,_(:з)∠)_太累了。发文睡觉!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90 )

© 千机惊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