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第一甜的夫人,李夫人。我单方面和李甜甜很熟。

【恋与制作人】困(F4全员×你)

_(:з」∠)_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久才更新

我真的觉得自从工作之后,能碰到各种各样的人。这两天还去给别人做伴娘。整个9月都在加班,简直是……噩梦。

话不多说,更新更新……

还债←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Ver.周棋洛

你知道小太阳是半夜的飞机,刚忙完一个工作周期的你,因为双方的工作太久没有见面了,虽然一直都有保持联系,但是始终比不上面对真人。

所以在思念的驱使下,你决定代替经纪人,今天凌晨3点在机场接机。

——凌晨2:30分——

因为是完全保密的行程,所以并没有粉丝在现场,很少接机的你,为了避免迟到,特地提前了半个小时到机场。

坐在位置上,点了浓咖啡提神,刷着手机,查看工作行程,没敢刷朋友圈是因为三个小时前,你就和小太阳在微信上互道晚安。

因为最近工作繁忙的关系,最近的睡眠很缺失,即使已经灌了好几杯特浓巨苦的咖啡还是感觉到困意蜂拥而来。

周棋洛看着手机上经纪人发来的信息:【我已经到机场了,在遇见咖啡那里等你】,心里还觉得奇怪,难得沈远没有在VIP通道等自己。

周棋洛全副武装的走出了VIP通道,向着遇见咖啡走去,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己本应该在家睡觉的心上人。

披肩微卷的头发慵懒乖顺的在贴着肩膀,一只手上还握着一杯咖啡,另一只手撑着下巴,小家伙钓鱼似的点着脑袋,已经快要和周公见面的样子。

旁边还放着四五个空的杯子,浓郁的咖啡味围绕着自己的恋人。

周棋洛安耐不住自己的脸上的笑容,快步走到你的跟前,微微弯腰,轻轻的吻在你的脸上,你一下子就清醒了,看到了周棋洛放大的帅脸。

“洛洛,回来了?”一时间你还没有分辨清楚这是在家里还是在机场。

“嗯,一个人?”周棋洛沉下声线,在你耳边轻声询问。

“没有,远哥……在外面的车上。”你迷迷糊糊的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机场,看到了朝思暮想的男朋友,忍不住搂住他的脖子,轻吻了一下他的嘴唇:“欢迎回来。”

周棋洛看着已经又快陷入迷糊的你,不顾还在机场内,背起你就往外面走,看到了停在路边的经纪人的车,经纪人站在车外面靠着车刷手机。

“已经睡着了?”沈远看了一眼被周棋洛背着的你,放轻了声音。

“嗯。”

“上车吧,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“辛苦你了,远哥。”

“明天开始有两天休息,好好在家休……”

“远哥,这个月加工资吧。”

 

——《洛洛,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粘人》 《我的甜心,我得了爱人缺乏症,我需要治疗》《……我的意思是,我什么时候可以从床上下来。》 《暂时没门wwwww》

 

 

Ver.白起

白起的职业就决定了注定不会像普通上班族一样,节假日能够在家休息,反而节假日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。

虽然中秋节你已经做好了没有办法一起过节的准备,但是真正到了这一天还是避免不了的觉得难受,说不难过是假的,人家都是阖家团圆,就自己是单身过节。

刚好中秋公司有举办活动,是和华锐一起联合举办的,你决定用工作麻痹自己。

然而活动现场在最热闹的广场上,而白起今天也在那边执勤。今天早上白起早早的五六点就起床出去执勤了。

到了中午,你带着员工们一起在广场上做场地安排的时候,你去和警局那边的人沟通了一下,表示公司愿意对执勤人员提供水和食物,作为公司的一点心意。

局长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,最后经过商讨,接受了你的安排。

你带着几个人,拎着水和面包,逐个分给在现场执勤的警员,意料之中的碰上了白起。你故意略过白起,将手中的水和面包分给了他旁边的人。

在场的大部分警员都认识你,都知道你是白夫人,看到你这样的举动,他们都笑出了声。

白起却任由你的行为,就这样温柔的看着你,你受不了他的眼神,在众人的起哄声中,拉着白起就走。

“白队,不用那么急着回来!我们帮你顶班!”你听到了身后的起哄声,脸上不由的一红。

到了自己的临时休息室,将准备好给白起的东西放在了桌上。

用保温餐盒装好的饭菜和汤,你盯着他:“今早上不小心做多的,赶紧吃了滚回去执勤。”语气异常的凶悍。

但是殊不知在白起眼里,你的表现确实让他惊喜,他早就做好了包容你的小任性,他明白你理解他的工作,包容他工作的特殊,但是没有想到,你用自己的行动表达了理解和包容。

白起摸了摸你的头,没有多说,直接就开始用餐,不用很长时间,白起就将所有的食物都光盘了。

你收拾好了餐具,打算赶人走,白起却先一步的抱住你,坐在沙发上,你侧坐在他的腿上,被他抱在怀里。

“不陪我睡会?”

“这不是人民的公仆该说的话。”

“我好困啊……”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。

“……这个姿势你睡不舒服。”

“你不在我睡不着。”你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故意曲解你意思的人民公仆。

“就一会,然后你叫醒我。”白起将你稳稳的抱在怀里,然后将头靠在你的肩膀上,闭上了眼睛。

“我才不会听你的哦。”虽然语气凶狠,但是声音却是轻飘飘的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才不想陪你,你是自己要我陪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睡你的,吵死了。”

 

——《白队跟夫人说了今晚他休息吗?》 《白队不是还说带夫人去看今晚的烟花大会吗?》《可是现在天都快黑完了,为啥白队还没有过来交接工作??!!》 《Emmmmm……》

 

 

Ver.许墨

众所皆知,许墨教授是不需要睡眠的,毕竟已经修仙成功的人,睡眠就如同身外之物。

可是却他拥有一个看上去好像永远都睡不醒的女朋友——用李夫人的话来说,他们这对情侣就是互补,一个不用睡,一个睡不醒。

许墨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在自己的课上(某个人死皮赖脸要来做许墨的学生,说这样有背德的刺激感)睡得雷打不动,但是每次点名问什么问题都能够对答如流。在工作上也是一样,不管在做什么,都一直在打哈欠,而且在哪里都能够睡得安稳。回到家更是夸张,试过有一次在厨房做饭的时候,拿着锅铲站着就睡着了。

许墨不是没有劝说过你去看一下医生,但是你始终不肯,表示只是睡不够而已,但是这样的情况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,许墨终于忍不了提出了同居。

听到这样的事情,你开始慌了起来,遮遮掩掩的想要略过这个话题。

但是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你出门扔垃圾的时候,刚打开门,就发现,许墨就带着他自己和行李出现在了你家的门口。

刚手快想关门,就被许墨挡住了,困意上来了,根本扛不住许墨的力气,只能放弃的站在门口,你低着头,许墨看着你,两人相对无言。

许墨叹了口气:“我就知道你不会开门。”所以才没有和你打招呼就直接等在了这里。

“……一定要同居吗?”你有些怯懦的出声。

“我觉得你的身体才是我要关心的事情。”许墨头一次用这样冰冷严肃的声音对你说。

又僵持了几分钟,听到楼上有动静,你只好让许墨和他的行李进了屋,许墨一进屋,就发现了客厅里根本就没有下脚的地方。

整个客厅都是书,笔记本还亮着放在桌子上,上面还显示着许多的参考资料。

你关上门,感觉自己是光着身子被人看一般的羞耻。

“……这就是为什么你会一直不够睡的原因?”许墨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,他看的很清楚,这些书都是关于脑科学的书。

“……我……”你想说点什么,却又不知道怎么说。

“我以为你会爱惜你的身体……”许墨的语气也耐不住的有些冲,你喊出来的声音打断了他。

“我!虽然是研究生毕业的……”很多话都是有了开头,就逐渐的好说了,“但是我也希望,我可以陪着你做你想做的事情,不管是不是我所了解的。”

“或许我可以单纯是墨墨的恋人,但是对于别人来说,我却是一个华而不实,一无是处只会读死书的研究生,只是脸还能看得过去,所以天才科学家许墨教授才和我在一起的。”说着说着,声音里带着了些哭腔,“我想更多的了解你,了解你所做的事情,最起码,我不能拖你的后腿,我是一个成年人,我可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,让别人看到我的作为。”

“虽然这么说……听起来有些狂妄,但是……我想和你并肩而站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你就被许墨狠狠的抱进怀里。

“没有人可以伤害你,质疑你,你是我的人。”你可以感受到不同于平时许墨温柔的声音,而像是做了某种决定的声音,更为的有力,更让人有安全感。

“墨墨……”你抱住了他的腰。

“所以,现在,为了我,和我们的未来,好好睡一觉。”意识完全模糊之前,你只感觉到了额头上的柔软和温暖。

 

——《我不想睡了,我睡饱了》 《我觉得你的身体还需要休息》《可是我现在不困》 《没事,我很快就可以让你困起来》 《//////》

 

 

Ver.李泽言(第一人称)

刚应酬完酒会回到家,已经是半夜两点了,回到家发现,家里还是一片漆黑,李泽言还没有回到家。

今天因为有两场酒会都邀请了华锐,因为都是重要酒会,但是李泽言只有一个,所以作为李泽言的夫人的我,和李泽言分头行动,各去一场。

应酬回来,感觉浑身已经散架了,脱下累人的高跟鞋,打算先去洗个澡,估摸着李泽言应该也就回来了。

洗完澡之后,帮李泽言准备好睡衣放在一旁,坐在柔软干净的地毯上,一只手支在柔软的床上撑着下巴,另一只手刷着手机,看今天秘书发过来的文件。

不打算上床是因为不想睡着,明天难得的休息日,想等李泽言一起回来再休息。

玩着玩着手机,可能是因为空调吹出来的风过于舒服,也可能是真的累坏了,直接就趴在床边睡着了。

半夜三点多,李泽言回到家发现,被随意丢在门关的高跟鞋,客厅开着黄色的暖光灯,却不见某人的影子,走了一圈发现某人在卧室,趴在床边已经是彻底的睡死过去。

刚想把人抱上床,我突然一个激灵起身:“忘记帮泽言放热水了!”然后就发现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真人。

“……啊……”相望无言,还是我先开口,“欢迎回家。”

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李泽言也下意识的接了一句。

“啊,都这个点了,隔老远我就闻到你满身的酒味了,赶紧去洗澡,我去给你煮点醒酒的,今晚好睡觉。”

刚想起身,却忘记了我别扭的坐姿导致双腿发麻,猛地向前扑去,李泽言手快的接住我,两个人一起倒在床上。

“噗嗤。”

“笑什么?”

“你是不是傻啊,我下面是床,不疼的。”

“嗯,我是傻,但是有床不睡的某人比我更傻。”李泽言轻轻拍了拍的我发顶。

“去洗澡啊。”我轻轻地用手推了推他的结实的胸膛,但是另一只手还稳稳的抱住他,没有打算让他离开的意思。

“下次不要等我了,早点睡。”

“……”我没有回答他,轻笑了一下,不等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看到我没有回答,李泽言就知道我这是用沉默拒绝。

“再这样我下次就罚你。”

“怎么罚?我-亲-爱-的-总-裁-大-人。”我伸手轻轻地拉了一下他的领带,在他耳边呼出一口气,一字一句的吐出。

“我看你挺精神的,不困了?嗯?”李泽言收紧了放在我腰上的手。

“我以为你还记得,我们很久没有两个人相处了。”最后的‘嗯’让我忍不住软了腰,但嘴上的语气还是忍不住委屈。

李泽言不自然的咳了一下:“我先去洗澡,你休息会。”轻拍了一下我的背,然后就放开了我。

啧。这么自律不会有肉吃的。

等李泽言出来的时候,发现某只已经窝在被窝里睡死了,床头边的桌上还放着一碗冒热气的解酒汤。

等李泽言上床关灯之后,某个应该在熟睡的人轻车熟路的滚到了李泽言怀里。

“冷死了。”刚进被窝的李泽言手脚都凉凉的。

“那你还凑过来。”李泽言轻笑一声,并没有抱住我。

“魂淡,冷死了……”声音越来越低,然后抱紧了李泽言的腰,暖暖的脚也缠上李泽言的脚。

李泽言也抱紧了我:“不会放手的傻瓜……”等了一会儿,没有等到我的回应,微微低头,发现我已经睡得很香了。

轻吻了一下发顶:“你在,真好。”

 

——《我的总裁大人,这才早上……》《我以为夫人知道,我们很久没有好好相处了》 《我说的是你陪我去逛街……停!住手!////》 《那是下午以后的事情了……》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更新随缘,最近工作慢慢走上正轨了,想写的东西逐渐成型,简直开心。

欢迎留言评价,欢迎蓝手/红心。

_(:з」∠)_加班去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97 )

© 千机惊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