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第一甜的夫人,李夫人。我单方面和李甜甜很熟。

【恋与制作人】正是如此,才要分手(李泽言×原创女主)

CP:李泽言×原创女主

交往设定

这个梗其实很有意思,小天使给我点的梗,我想尝试一下带点虐的感觉怎么写。(最后可能会证明我真的不会写虐)

OOC是我的,今天依旧在努力的练习写出李甜甜内敛的甜。

PS.今天依旧在努力还债中。剧情都是随心所欲流,和狗叠的剧情是两回事。

PPS.女主是个很努力奋斗的人,丧←是一种内容需要的设定。

 @衣珊_ 这个小天使的点梗,说实话,我感觉这一篇发挥不是很稳定。

还有,什么叫作死?点这里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你教会我成长的秘诀,让种子破土而出;你每一次认真工作的样子,让幼苗飞速成长,你认真做美食的样子,是在名为‘爱情’的苗上施肥,使它根深蒂固在这一片冠以你姓名的土地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在华锐还没有成为金融帝国的时候,我就与李泽言相识了。

经过了各种各样的事情,我们在一起了。在一起之后,小打小闹也是有的,但是我和李泽言都是很理智的人,即使是小打小闹,但是也会很好的在双方冷静过后,好好谈谈。

所以后来在各位亲朋好友的见证下,我们订婚了。

在订婚后,我依旧还没有搬过去和李泽言同居,而是一边完成我研究生的学业,一边和李泽言一起发展华锐,最初我的想法只是想学会更多的东西,这样才能够和李泽言并肩作战,共同奋斗。

一起奋斗,一起加班,一起研究探讨,很多我不懂的东西,我都会询问李泽言,逐渐的,在李泽言的帮助下,我成长的飞快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就这样,我们互相扶持相处了几年,依旧没有结婚,还处于订婚的状态。每一次父母催婚的时候,都是一个回答:我和泽言都处于事业上升期,还不是时候。

哪怕这个时候华锐已经是一方的金融帝国。

我也从独居的状态变成了偶尔会去李泽言那边留宿,做一些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。

本来日子和和乐乐的的,然而那个名叫悠然的制作人的出现,从李泽言要打算收购那个公司开始,用李泽言的话来说,就是‘我觉得你脑子不清醒’。

按理来说,我应该信任李泽言,相信他对我的感情,但我感觉到了李泽言对她有一些不同的态度。

从一开始的最后一期节目,逐渐变成了五亿投资,我觉得有什么在一点点的被夺走,而我却什么都无法做。

而这一次,因为悠然公司的失误,导致了还没有剪辑的片子泄露出去了,导致华锐和她的公司陷入了舆论争斗中。

扔下手头所有的工作后,在公司连着熬了三天三夜,才做出了一份让我觉得满意的公关策划来应对这一次的舆论攻击,即使不甘心,我也还是做了最充分的准备——维护华锐的形象,保全女制作人的公司。

如果是李泽言的话,也肯定会这么做的吧。我看着手头上的这一份策划书,来到了李泽言的办公室。

我将策划书递给了他,在旁边站着等待,我不敢坐下,连着几天都没有得到足够休息,透支了我的精力和我的体力,精神都连带有些萎靡。

李泽言在看完了策划案后,放下了策划案,轻叹了一声气,还有没有来得及说点什么,他的手机响了,李泽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挂断了电话。

他看向我的一瞬,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脑补了什么,从那一声轻叹,手机的来电,我脑子里紧绷着的某根线,‘嘣’的一下彻底断掉。

“李泽言,我们分手吧。”我扯出了一个笑容,一字一句确保他能听清的语速说出来,然后转身离开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回到了我自己的公寓,简单的收拾了行李,我觉得我的负面情绪要爆炸了,我觉得每个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,和我说话时都是带有目的的,大脑开始混乱的时候我就知道,我的负面情绪爆满了。这一段时间一直隐忍着没有爆发,别说冷静下来好好聊聊天,两个人见面甚少,如何谈心?

摸出手机订了机票,叫了一辆的士,报了机场的地址,一路沉默的看着窗外昏暗的天,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。

【或许有缘无分。配图:阴天.jpg】

然后关机,将手机随手扔到包里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两个月前,我带着行李跑来了意大利,暂时住在我外公家。这段时间,我的精神疲惫不堪,我听从外公的意见,找了心理医生舒缓内心的压力。

在意大利的这两个月,我每周都要去进行心理治疗,来缓解内心的暴躁,我听从医生的意见,走遍意大利大大小小的地方,通过这样的方式释放压力。

一个人站在佛罗里达小镇小高坡上眺望着在夕阳照耀下,宁静和平的佛罗里达小镇街道。一个人走在米兰的街道,向许愿池扔下硬币。一个人在托斯卡纳郊外,看着辽阔的麦田,呼吸着农田清新的味道。一个人坐在酒吧,闷闷的喝下一杯杯托斯卡纳区出名的红酒。

当我一个人,走在威尼斯的水道边,乘着贡多拉,随着船夫轻哼着不知名的民谣慢慢划过交错在城市各处的水道,慢慢的划过叹息桥时。我有些愣神,看着不远处的叹息桥,两边高耸的楼就靠着这座桥在水上连通,这一刻,我仿佛听到了来自死囚犯的痛苦的叹息。

憋了两个月的泪水、委屈、无助、恐惧,在这座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地方,一个人,在这个小小的贡多拉上彻底爆发了出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当我回到庄园的时候,管家告诉我,外公在楼上的书房等我。

“外公。”我敲了敲门,得到回应后,推门进来。

“小甜心,在这里待了两个月还算习惯吗?”外公虽然一把年纪了,但是还能却依旧风趣可爱,和小时候一样叫我‘小甜心’。

“外公一向待我很好,没有什么不习惯的。”我带着笑意回答,外公总是很宠我,不管我多少岁。

“那就很好了,小甜心,我需要你明天晚上和我去个小宴会。”外公说话一向不会拐弯抹角。

“嗯?”我挑眉。

“我的一个老友生日,你出生的时候他还抱过你,正好这些年你们也没有见过面了。”他递出一个请帖,“刚好这一次你过来了,我就带你一起去。”

“好。”我不会拒绝外公这种简单的要求,更何况也就是一个晚宴。

“记得穿个喜欢的礼服去,要跳舞的哦。”外公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“当然,我会盛装打扮的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今晚穿了一件白色的抹胸长裙,当我挽着外公的手出现在宴会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变相催婚。

因为外公的老朋友带着他的儿子也走了过来,我笑陪了几句,然后自己走到角落里待着,这里的氛围太热闹了,都是陌生人,陌生的环境,完全不想理会。

“这位小姐,可以和我共舞一曲吗?”我抬头,发现是外公老友的儿子,犹豫了一秒,正打算,伸手,却被另外一个人阻止了。

从我一旁伸出的大手轻握住我正打算伸出去的手,低哑的声音,熟练的口语发音定住了我接下来的所有动作:“抱歉,这是我的女伴。”

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和站在我一旁的李泽言。

“OK,如果有需要,随叫随到。”他朝我眨了眨眼,然后转身离开。

我稍微用力挣扎了一下,没有挣脱开,我抬头看向李泽言:“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

看到李泽言的出现,我下意识看向周围,看到了悠然,心中的怒火突然冒起,用力一甩,甩开了李泽言的手,往花园后面走去,刚走到后园,下阶梯的时候光顾着逃跑,却不小心踩到了裙子,整个人失去重心,向下摔去,我心漏了一拍,害怕的闭上眼睛。

手臂上一疼,整个人被拽了回来,直直撞进了一个怀抱,身上的抹胸礼服也因为这一系列动作,向下滑,我惊得一手护胸。

李泽言动作快速的让我面向他,抱入怀中,确认我站稳了之后才松开手,脱下礼服外套披在我身上,小心的裹着我,让我整理服装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李泽言就着护着我的动作,将我带回到温暖的室内,在舞池的角落里,人们都在跳舞,没有人会在意这个角落,我们就这样相对无言的站着。

李泽言率先打破沉默,微微弯腰,伸手:“要和我跳一曲吗?”

我深呼吸了一下,将手放在他温暖更干燥的手心,随着舒缓的音乐,迈开步子,加入到热闹的舞池。

“……我们……已经分手了。”我词汇贫穷的吐出这几个字。

“我们是未婚夫妻,不是男女朋友。”

“强词夺理。”我被他的理直气壮惊到了。

“我只是在陈述事实。”李泽言放在我腰上的手微微收紧,拉近距离:“为什么要离开?”

“……我只是出门散散心。”我避开了和他的眼神对视。

“你去看心理医生了。”李泽言的语气笃定。

“!!”我惊讶的对上他的眼神,“……谁告诉你的。”

“刚才在和外公聊天,他告诉我的。”李泽言一向是能说实话就不会撒谎,但是能不说实话,就肯定会保持沉默的人。

“……真会叫人。”我小声逼逼。外公真是不嫌事大,我暗自吐槽。

“对不起。”一个单转结束,李泽言将我拥回怀中。

“……如果说对不起有用的话,那么还要警察做什么?”我气笑了,但是两人默契配合,接上了一个双转。

“你知道我很爱你。”李泽言肯定的语气让我再一次哑声。

 “……所以你想表达什么。”

“我并不喜欢悠然。”李泽言的语气相当淡定在我耳边低语,身体依旧默契的带着我做套手动作,这个动作让我的背靠着他胸前,没有缝隙。

“我很好奇,为什么悠然可以进到这个宴会来。”理智?能够当饭吃吗?

“工作需要带过来的,但是我要更正一点,悠然现在是白起的女朋友,这一次白起也在这里,我们只是公事来到这里取材。”李泽言看到我皱眉,反应快速的回答。

 “来找我,是有心?还是,工作才是你的恋人?”我任性的质问。

 “如果不是对你有感情,你当时离开华锐的之后,我就不会想着怎么给你道歉,怎么赔礼,却只能等到一个你离开的消息,也许那种无助,才能让我体会到你对我的感情。”李泽言的声音有些沙哑,带着丝丝的痛苦,“所以,找你,是有心,也有情。”

可能是李泽言的声音具有魔力,先前不敢说出口的话,被一点点的套出。

“能够和你在一起,我真的很高兴……你一直都是我所有辛苦奋斗的动力。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……”声音有些哽咽,轻握着李泽言的手被收紧,在一个放开动作后将我抱回来,李泽言靠在我的耳边,每一次的呼吸我都能感觉到。

“……”我感觉到李泽言做了一个深呼吸。

“她也是Evolver,她和我一直在追踪的项目有关。”李泽言被自己气笑,“我一直认为她是我现在唯一能找到的线索,我一直追寻着这个线索寻找我想知道的结果。”

“可是,当你离开后,当我的世界第一次没有你以后,我才迟钝的发现,这些东西,我不追寻也罢。”李泽言低头和我对视,“或许我们两个都是傻瓜。”

“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优秀。”我声音有些哽咽。

“我也是。”李泽言回应我一句,亲吻了一下我的额头。

“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大度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第二下。

“我的承受力也许比我想象中的要低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第三下。

“我会嫉妒,我会害怕,我会逃跑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第四下,李泽言的薄唇贴着我的额头,轻喃: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要分手。”分手后,成为夫妻,真正的一起生活,相互扶持。

我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,我有些诧异的看向他。

“智商上线了,很好。”李泽言带着我走到舞池的边缘,拢了一下披在我身上的外套,“回去吧,你也是时候回家了。”

“……我还没有原谅你。”

“我知道,等我们一起回到家,我随你处置。”

“哪怕我让你穿着女装上班?”

“……”李泽言脸色霎时变得难看,“……一定要这样?”

“噗嗤。”我知道这个男人真的当真了,“如果我就要这样呢?”

“……那我让魏谦现在就去买。”李泽言妥协了。

“……那悠然怎么办?”走到外面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悠然还在宴会里。

“她男朋友也在,不用理会。”李泽言俯身在我唇上留下了今晚的第一个吻,“现在你只要理我就好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第二天李泽言带着我,我带着行李和外公告别的时候,看着外公脸上八卦的表情,我觉得我理解了些什么。

到了恋语市下飞机的时候,我才慢慢缓过劲来:“……你真的可以让我为所欲为?”

“我说了,你有这个权利。”李泽言一向说一不二。

“你真的打算放弃追踪于悠然这条线索?”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“不是放弃,是放下。”李泽言露出了一个微笑,“如果我一直活在过去,那么我们还会有未来吗?”李泽言拍了拍我的头顶,然后拉起我的拉杆箱向外面走。

我笑了笑,小跑上去,主动拉住他的手,在他诧异的眼神中,我忍不住皮一下:“我们的婚礼在意大利举行吧,我想去看叹息桥。”这一次和你一起。

李泽言惊讶的看着我,放开了手上的东西,轻轻拉着我的手附在他的心口上,眼中的温柔快要将我湮没:“你真的想好了?”大提琴在我的耳边演奏。

“原来你一直认为我不想转正么?”大着胆子皮一下掐了一把李泽言的脸颊。

“那还真是我的不对了。”李泽言握住我的手,拎起行李,就往外走,但还是很配合我的步伐,忍着自己的激动。

这个人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耳朵已经红透了吧?

女装?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告诉他,让他先担心一段时间,我在心里偷笑。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

啊啊啊啊……终于写完了,爆肝,本来7000+的字,被我硬生生大改,改成5000。_(:з)∠)_真的是大改呀。

因为李甜甜本来就是很内敛的人,很难将感情写的有撞击点。(其实是我太菜了)

其实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,那份策划书其实因为写的太好了,李泽言才叹气的←(并不是忘记加进去这个内容了)然后女主脑补过度,这才是我真的想说的。

而且我的女主(一定)都是要逞强,要丧(这次的设定是丧),很多新的尝试(感觉并没有),写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谅解一下(请务必批评我),以后我会更努力的!(不不不,我不会改的。)

PS.还债-1

(今天不知道能不能再肝个520文。)

评论 ( 8 )
热度 ( 99 )

© 千机惊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