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第一甜的夫人,李夫人。我单方面和李甜甜很熟。

【恋与制作人】厌男症(点梗)

女主在遇到老李之前经常被其他男性尬聊骚扰,每次都会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欺负装作强势的样子怼回去,但是久而久之产生了厌男症。在这样的背景下认识了李泽言。(点梗)

这是来 @一言見李 萬物不及 小天使的点梗。(电脑艾特不出来,只能手机艾特,嘤嘤嘤)

(注:因为描写的关系,人称可能会有点混乱。可能而已。)

如果OOC了,那就是OOC了,请打死我。

_(:з)∠)_悠然在我的文章里,CP不出意外都是白起,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想这么写……所以请不要打死我。

PS.每个女主的设定我不会写的很详细,_(:з)∠)_你们凑活看吧。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字数暴涨。【有错字请谅解,或者在评论告诉我,我再细改。】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故事的开端,是源自一个陌生来电。

“喂?您好,哪位。”我如同往常一样接起了电话。

“下班了?”一个听着普通话不标准而且痞痞的男声。

“……请问您是?”再次确认了号码,我疑惑的发问。

“是我啊,你不认得我了?”

“不好意思,你打错电话了。”

“啊?是吗?哦,不好意思。”

我利落的挂断了电话后,如同往常一样继续工作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下班的时候发现手机有了一条未读短信,我疑惑的点开。

【今天打错了电话真是不好意思,但是你的声音很好听。】

看到这个信息,想到了那个电话里令人不舒服的男声,压抑住了想吐的感觉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趋于平静。

‘哦,那没有事情的话请不要继续打扰我了。’

虽然我表面上看起来高岭之花,可是只有自己的闺蜜知道,我有厌男症。想都没有想,手指一划直接删除了信息,然后收拾了东西离开公司。

然而老天爷并不打算就让我这样回去了,天气突变,前一分钟还是晴空万里,下一秒就乌云密布,开始稀疏的下起了小雨。

为了躲雨,只能就近去附近的店躲一下,站在屋檐下,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,算了……刚好进去吃个饭吧,也到晚饭时间了。

Souvenir?真是一个特别的名字。

推门进去,却发现了一个不算陌生的身影。

“李总,这么巧?”一瞬间,公式化的笑容在脸上加载完毕。

“来用餐?”李泽言点了点头,脸上的冷漠却让我觉得很舒服。

“是的,李总有推荐?”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,也并没有在意李泽言有没有回答我。

蔡老走了过来,等待点菜,我没有看菜单:“有定食套餐么?或者您的推荐就好,上够我一人份就好,谢谢。”

李泽言闻言也愣了一下,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,然后往后面走了。

“那我就按照今天有的菜式进行搭配了?”蔡老看了一下菜单询问。

“好的,麻烦了。”

蔡老也离开之后,整个用餐区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,脸上的表情就冷了下来,这家店很安静,静到只能通过玻璃听到模糊的雨声。

很快菜品就端上来了,看着眼前这些精致的菜品,我忍不住露出了期待的表情,将牛排切成能够一口吃的,尝了一块。

“……超!好!吃!”因为食物过于美味,忍不住轻轻的叫出声。

本来郁闷的心情,随着美食的逐渐上桌,意外的变得好了起来。

等最后一道甜点焦糖布丁用完之后,心满意足的放下勺子了,刚好看到李泽言从里面走出来。

“用餐愉快?”李泽言难得主动搭话。

“是的,这家店真的非常美味,特别是牛排和布丁……啊,抱歉,没想到李总也是这里的常客呢。”饱餐后放松了一下神经,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合适,立刻切走了话题。

“还好。”

“麻烦结账。”

蔡老拿上来账单,看着上面的数字,觉得很是疑惑,但是还是摸出钱包,给了超额的钱数。

“小姐,您给多了。”蔡老并没有收下多出的现金。

“不,这是这家店应得的,我享受了一顿非常美味的晚餐,让我感觉到十分舒服,谢谢。”没有给出拒绝的余地,然后转身朝李泽言点了点头,推门出去。

可惜天公不作美,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,有些头疼,要不要淋雨走一段到路边去打的。

“我送你。”

“……没关系的!我可以自己回去!”

“下雨不好叫车。”李泽言不赞同的看过来。

“……那麻烦了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【你的声音很甜美,而我现在刚用完餐,你今天是否过得愉快呢?】

删掉了信息,忍不住抱着马桶吐了一顿。

我抬头看着头顶的暖灯,将那个手机号拉黑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自从那次之后,我就经常在到Souvenir来用餐。

和李泽言的沟通就逐渐多了起来,偶尔也能坐在一起聊聊美食方面的事情,偶尔还能开开玩笑说些别的事情。

我开始期待去Souvenir用餐的时间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个月过去了,我手机黑名单里面的号码越来越多,因为是工作号,我没有办法销掉换号码,每天都会接收到很多骚扰短信,短信的内容从一开始的随意问候,到后来的逐渐变态的内容。我从一开始的无视,到骂回去,再到现在的无视,也想过去报警,然而对方并没有对我造成伤害,做什么都是无用的。

这天整好是情人节,刚好和华锐有一个合作,碰上了和李泽言一起,在商场里巡视的时候,顺便逛了一下,聊聊天。

这天傍晚,我如同平时一样,去Souvenir一起用餐,少有的,李泽言和我一起用餐。

手机放在包里,却是不停的震动。

“有急事?”李泽言奇怪的看过来。

我摇了摇头,拿起了手机。

【我刚用完晚餐,我想你的晚餐没有我一定很是寂寞吧,真期待见面的那一刻,你的表情一定很惊喜,我也会很喜悦的抱你。】

手一个不稳,手机掉在了桌上,慌乱中拿起来,却不小心碰倒了红酒,我慌乱的灭了屏,站起身:“抱歉,李泽言,我先回去了。”几乎是慌忙的跑出了Souvenir。

慌忙的打车,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9点多了,刚进门,手机又震动起来,又是一个新的陌生号码。

【我刚下班,你今天出去逛街了?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了?】

看到这条信息,脸色煞白,将门锁扣上,忍住想吐的欲望,用沙发顶着门,然后跑到厕所就是一阵吐。

‘叮咚’

门铃的声音,是谁?

我支撑起有些无力的四肢,用水打理了一下自己,光着脚,轻轻的走到门前,从猫眼看出去。

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——有人在猫眼看我。

差点被顶着门的沙发绊到,拿在手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跳信息。

【回到家了吗?我想见你,我可以去找你吗?】

【我给你带了礼物呢,我喜欢你会喜欢。】

手指颤抖的划开手机屏幕,在通讯录滑动了一下,犹豫了一下,但是门外传来了触碰门锁的声音。

【我可以先到你的房间里等你吗?如果你还没有回来的话。】

这句话让我抖着点下了通话键,将手机放在耳边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在抖,就像是发病了一样。

努力控制自己想吐的欲望,电话被接通的瞬间,我只感觉到了自己的声音在颤抖。

“……喂……李泽言……?”声音低沉发抖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我在家,救救我,有人想……啊……” 我声音颤抖断续的报了地址,话还没有说完,外面传来了撞门的声音。

 “嗯?门还挺厚实,家里应该没有人吧?”靠着门的我可以断断续续的听到外面的声音。

“……李……李泽言……”声音是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在手机另一边的李泽言很清楚的听到了这边的动静:“冷静!深呼吸,闭上眼睛,默数10秒。”

“……可是。”

“快点!”李泽言的声音很是严厉,我只能应下,坐在沙发上,背靠着门,闭上眼睛默数。

‘1、2、3……’我在心里默数。

“……我数到10了。”李泽言那边突然一阵安静,“李泽言?”

“那你现在推门出去。”李泽言那边反而是惊讶了一下。

“你确定?”有些犹豫。

“相信我。”

三个字,让我有了打开门的勇气。

我推开了沙发,小心的开了门,我一阵惊讶,外面所有的一切就像是被凝固住了一般,哪怕在撞门的那个人,也被稳稳的固定住了。

那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痞子,我甚至连看他的脸的勇气都没有,关上门,光着脚穿过他往外面跑。

跑到公寓楼外,往有光的车道那边走,走到路边站了一会儿,就看到了从不远处熟悉的车,有些脱力的走上去。但在打开门上车之前,还是扶着路边的树就是一阵吐。

吐完一阵,李泽言递上了一瓶水给我。整理好自己之后,李泽言扶我上车。

“去医院……?”李泽言话还没有说完,被我猛的一扑抱住,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你果然是特别的……”双手忍不住收紧。

李泽言没有听懂我的意思,也没有将我推开:“那个人呢?”

“……还在我的门外。”我放在李泽言背上的手忍不住抓紧了他的衣服。

“报警了?”

摇头。

“为什么不穿鞋?”

摇头。

头顶传来叹气的声音,李泽言打开了副驾驶的门,将我小心的放了进去,关上了副驾驶的门,让我从里面将门锁扣上。

“在这里等着,我待会就来。”李泽言让我给他指路,我告诉他位置后,他确认我锁好车门后,就往我公寓的方向走去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感觉时间被凝固了一般,也不知道做什么好,只能望着自己公寓的方向,看着发呆。

像是过了好久,但又像是几分钟,李泽言就从我公寓的方向走出来了。

我打开了驾驶座的门,李泽言坐了进来:“今晚你有地方可去吗?”

“……”我摇了摇头,“闺蜜出国了。”

“我还有一套空着的公寓……”

“我不要一个人!”李泽言还没有说完,我有些失控的打断。

“……”我听到李泽言叹了口气,然后拨了个电话。

“是我,李泽言。悠然,收拾几件衣服,来我这边住一晚,我现在过去接你。”

“哈?!?为什么?!?!我现在在学长家里呢!”隔着老远都能听到悠然的咆哮。

“见面再解释。”李泽言利落的挂了电话,驱车向另外一个方向去。

“打扰悠然不太好吧……毕竟她和她男朋友在一起。”我有些不太赞同。

李泽言突然靠边停车,吓到了我。他解开了安全带,凑过来,捏住我的下巴看向他。

“我以为你在主动投怀送抱的时候就明白,你把我当做什么?”李泽言深邃的双眸就这样直直的撞进了我的视线中,承包了我所有的视野。

“男……朋……”像是被蛊惑一般,说出了我藏在心底很久的那个词,最后一个字被我吞回了肚子里面。

李泽言挑了一下眉,凑上来亲吻了一下我的唇:“再说一次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听不清。”又一次。

“男……朋友……”声音渐渐变小。

“虽然声音不够大,但是我听清了。”又一次。

李泽言轻轻的将我半抱在怀里:“我是特别的?”

我脑子当机了一下,想起了刚才我对李泽言说的话,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“我以为,作为你的——男朋友,有资格照顾我女人的情绪?”‘男朋友’三个字李泽言故意学我小声的用气音在我耳边发音,让我觉得有一种耳朵怀孕的感觉,同时被他侵略性的内容,而莫名感觉到了安全感。

李泽言放开了我,重新扣上了安全带,朝白起家里去。

我看着认真开车的李泽言,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轻轻的抓住李泽言的衬衫衣角——不知道为什么,今晚的李泽言看起来有些狼狈,连领带都没有打,西装都没有穿好。

突然想到了什么的我不由的偷笑了一下。

“笑什么?”李泽言瞥了我一眼。

我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说什么,只是这么安静的看着他。

——因为你是特别的,对我来说,最特别的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 

【过后我再回来看,如果觉得哪里不顺眼,还会再改】

咳咳,因为搬家实习等等各种事情一拖再拖,拖延症晚期没救了,现在开始以龟速还债,请不要打死我。

每一篇我都尽力在进步,突破自我。

当然,我感觉我的女主好惨,都是各种被欺负。

_(:з)∠)_算了,我自己写的,我自己受着。

我还有二十多个梗还没有想好怎么写呢(我是真的想做日番谷),噢,真是让人头大。(我真是怕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59 )

© 千机惊鸿 | Powered by LOFTER